当前位置:www.437.com>工会工作>文化园地 > 正文内容

沉睡在水饺里的硬币

小时候,过年的水饺常常引起我无限的盼望。按照习俗,初一的早上要吃带钱的水饺。母亲常常很早就开始准备包饺子的各种材料,和面、拌馅自是不在话下,还要精心洗好面值一分的硬币,藏在饺子里让我们吃,看谁有福气能吃到带钱的饺子。

印象很深的一次是我吃得很撑了,却一直没吃到钱。我不甘心地继续吃,每吃一个饺子,我都是先小心翼翼地咬一个小边儿,防止被钱咯了牙,然后仔细地检查破损的部分有没有钱的边缘露出来。直到我根本品不出饺子的味道,仍然没有遇到带钱的饺子。我心里很委屈很不甘,强忍着就要滚落的泪水,赌气似地不肯放下筷子,一直埋头吃。

细心地母亲发现我眼里还裹着泪水,就不动声色地喊了一声:“谁啊?”嘴里还嘟囔着:“这都七点多了,拜的该散了吧?”我们都回身顺着母亲的声音,隔着木窗户的窗棂看向院门——并没有人推门。母亲摇摇头,说:“可能鞭炮给耳朵震木了,听岔了。”

于是我们就回转身继续吃饺子。

我其实早就经很饱很撑了,尤其分完神再继续,已经有点力不从心了。可是我不放弃地又夹了一个饺子,心里想,最后一个。就在这时,咯嘣一声,由于没有思想准备,我的牙被夸张地咯了一下!不过我立即觉得幸福瞬间包围了我,我顾不得牙被咯疼的不适,从火炕上一下子窜起来蹦着、笑着,叫道:“我吃到钱了,我吃到钱了!”初时的泪珠还在眼睛里晃动着,由于兴奋也不小心从眼睛里蹦了出来。爸爸和妈妈眷爱地看着我,会心地笑着,新的一年就这样开始了。

沉睡在水饺里的钱币,包裹着童年无数的欢乐,也包裹着母亲悉心的呵护,一代代,繁衍、传递,不仅在年关,而是在生活的每一个角落……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