逐影亦快乐 杨立忱

逐影亦快乐

? ? ? 我与“土包子”杨立忱同住矿区这座小城,我俩沾亲带故,由于共同的爱好更是交往慎密。

? ? ? 30年来,我们曾一起远赴新疆、西藏、内蒙古等地追光逐影,亲近大自然。

? ? ? ?早年我们经常共用一间暗房,一来能够节约冲片洗相的药水,二来多个聊天帮忙的伙伴。土包子悟性极高,红灯下的曝光试条,影调调整,看了一会就能独自上手。

? ? ? ?土包子总是充满热情和执着。在普遍使用胶片的年代,出门时我们的摄影包总是塞满胶卷,再加上主机、备用机、三脚架等,每次他总要抓过我的脚架帮我负重,全然不顾自己身上的二、三十斤器材,走起路来依旧是一溜小跑。

? ? ? ? 2008年国庆假期的一天凌晨,我们在坝上采风,四周漆黑一片,我们辨不清去五彩山的道路,土包子自告奋勇第一个下车冲进道边的寨子问路。由于毡房旁的护栏链接到铁丝网,土包子在跨门时登山鞋不小心卡在链绳上,将一根3米长的桦木杆带倒,正好砸在其头部,导致其瞬间昏倒。大家赶忙将其抱起,一边呼唤,一边拍脸喂水,过了好一会才恢复神智,惊得大家出了一身冷汗。

? ? ? ? 2010年9月在长白山,由于早上结霜山坡草地十分湿滑,下山时,一位影友看到一段桦木,就如同顽童一般地骑在上面,用桦木当刹车以求平稳下山,不想坡度越来越陡,速度越滑越快,再加上桦木年久已腐,突然从中间断开,将影友摔了个滚翻并严重卡伤身体。土包子主动放弃了随后的拍摄计划和出好片的可能,义无反顾地留下来照顾老友。

? ? ? ? 摄影是我们的不解之缘,摄影也让我们之间的感情越发地浓厚,我们的发烧友圈子也随之滚雪球般的越滚越大。闲暇时知心影友常喝着小酒,侃侃大山,交流摄影心得,极为快乐。

? ? ? ? 一次闲聊,问起“土包子”这个网名的缘由,他说自己是农村长大的,当兵也是在乡村,对家乡农村是最有感情,土包子是他无法割舍的家乡情结。

? ? ? ? 近一个时期看到土包子的作品少了,问起缘由,他认为自己越来越不会拍照片了,正在问道书本苦补自己的不足,力求多方吸收文化营养,努力在作品上有所突破。我知道这是土包子“看山不是山”了,是他的眼界提高了,希望土包子能够沉下心来潜心专研,早日看山再是山,在摄影创作上突破瓶颈,取得骄人的成就。

(孟晓军 铁岭市摄影家协会主席)

?

?

?

?

?

?

?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